Reading makes a full man,

conference a ready man,

writing an exact man.

·王稚登 《立冬》: 秋风吹尽旧庭柯, 黄叶丹枫客里过。 一点禅灯半轮月, 今宵寒较昨宵多。
欢迎关注

刘良华:学术研究与零修辞写作

发表时间:2022/4/14 16:27:45  来源:《中国民族教育》2017年第5期  作者:刘良华  浏览次数:399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
学术论文的陈述不可避免地隐含作者的价值追求,这使论文写作总是不同程度地带有作者的感情色彩。但是,学术论文写作要尽可能保持克制。学术研究虽不可能完全做到“价值中立”,但最好使写作接近“零修辞写作”状态,即尽可能保持“不介入”“不动心”的白描风格。


第一,不使学术论文成为仇恨文学。学术论文可以表达不同意,但不必破口大骂。比如,写作中应尽量避免“无耻”“叫嚣”“暴露”“揭穿”“戳破”等词语。同理,少用或不用“鼓吹”“宣扬”“散布”等词语。这些词语似乎更温和,但依然显示了作者的“谩骂”倾向。为避免滥用感情,学术论文中最好不用或少用感叹号。


第二,尽量避免俗气的语言,如无必要,勿增修饰。尽量避免使用“陈词”“俗词”和表示奉承的词语。比如,最好少用或不用 “深刻地揭示了……”“无情地批判了……”等带有强烈价值倾向的表达;最好不用或少用“蓬勃发展”“高瞻远瞩”“伟大举措”等“大词”。在叙述时尽量避免“不由得”“禁不住”等俗词。此外,最好不在“说”“回答”等动词前加修饰的副词,尽可能“让话语本身显示说话者的态度和状态”。


第三,尽可能少使用不留余地的修辞。学术论文可以表达作者对某个人或某个观点的赞赏,但最好少用或不用“最……”“绝对……”等词语,节制的语言比夸张的语言更冷静,也因此更深刻、更有分量。


第四,尽量少用“无庸质疑”“众所周知”等口语。在学术研究领域,几乎没有什么结论是不能怀疑的,动辄使用“毋庸质疑”等词,显得装腔作势。在学术研究领域,也很少有不言自明的知识,因此最好少用“众所周知”等词。另外,把“应该”和“是”严格分开,“应该是”属于口语,在学术语言中不具有合法性。


第五,尽可能避免论断他人,避免以导师或法官的姿态教训他人。尽可能少说“我们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,绝不……”之类的高姿态的话语。在对经典名著及其作者提出批评时,尤其需要谨慎,保持必要的敬畏感。


第六,尽可能少用或不用“我们认为”等主观表达。当研究者说“我们认为”时,究竟谁跟他一起认为呢?当研究者说“我们知道”时,人们真的都知道吗?如无注释,最好少用或不用“有研究显示”“有学者提出”。不要急于提出“笔者认为”“我认为”,尽可能“让事实说话”。


第七,为了引起读者特别的注意,可以采用“值得一提的是”“特别值得说明的是”等引导语。但是,一旦使用这些引导语,后面所引出的内容就必须显示出“值得注意”的分量。如果只是想作额外的补充,最好直接用“此外”“另外”,或以“脚注”和“加括弧”的方式作补充说明。


第八,避免过度使用“言证”(用某权威人物的言语证明自己的观点)。尽可能少用“朱熹说”“杜威说”等排列句式,论证一个观点是否成立,需要提出证据,可以列举有代表性的观点,但不必过度引证。论证是否有效,只有两个路径:采用经验的归纳,或采用先验的演绎。名人名言不能用来论证某个结论是否成立,同时,不要轻易拿“政治人物”的言语当作权威或真理,尽可能保持学术研究的独立性和严肃性。


作者简介:刘良华,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教授,《全球教育展望》杂志社常务副主编,长期从事课程与教学论、教育哲学、家庭教育学研究。



文章评论
发表评论:(匿名发表无需登录,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。) 登录状态: 未登录,点击登录
版权所有:根根的个人网站